当前位置:技能培训证书培训历史斯宾塞·珀西瓦尔: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刺杀身亡的英国首相
斯宾塞·珀西瓦尔: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刺杀身亡的英国首相
2022-05-29

斯宾塞·珀西瓦尔(Spencer Perceval,1762年11月1日-1812年5月11日)英国政治家,于1809年至1812年出任英国首相,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刺杀身亡的英国首相。

珀西瓦尔是约翰·珀西瓦尔,第二代埃格蒙特伯爵(John Perceval, 2nd Earl of Egmont)与他第二任妻子凯莎琳·康普顿所生的第二名儿子,在同一血缘的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,家族具有爱尔兰血统。另外,他有七名同父异母的兄妹,全都是他的父亲在第一段婚姻中所生。珀西瓦尔的父亲是威尔士亲王腓特烈与国王乔治三世的顾问,关系十分密切,并曾经一度在内阁出任第一海军大臣,但他在珀西瓦尔十岁的时候便与世长辞。

珀西瓦尔早年入读哈罗公学,后来就读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,并于1782年取得文学士资格。在大学里,他对圣公会的福音传播运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影响到他日后成为一位《圣经》预言书的专家,并写有不少小册子,以发表他在预言书所找到的新发现。在1786年,珀西瓦尔成为律师,在英格兰中部的巡回裁判区当讼务律师,但初时顾客并不多,工作量不足,直至要靠家族本身的人际关系,情况才有所改善,及后,他更因为在一场伪造案的诉讼中胜出而声名大噪。珀西瓦尔的母亲也是出身于名门望族,这使他在1790年获聘任为北安普敦郡的副刑事法院法官,不久以后又被委任为专理破产事务的专员,此外,他又得到一份官方的挂名差事,在没有实际的工作下,仍可得到高达119英镑的年薪。珀西瓦尔曾代表皇室,分别在1792年和1794年负责对托马斯·潘恩和约翰·霍恩·托克(John Horne Tooke)提出起诉,他也曾经撰写不少小册子,支持对华伦·哈斯丁斯(Warren Hastings)作出弹劾。另外,自1794年至1803年,他是伦敦与西敏寺义务轻骑兵队的成员。

珀西瓦尔于1790年与珍·斯宾塞-威尔逊(Jane Spencer-Wilson)结婚,斯宾塞-威尔逊的父亲是萨西克斯郡的一位地主,他对这场婚事十分反对,所以珍·斯宾塞-威尔逊是趁家人前往东格林斯特德(East Grinstead)旅行时与他秘密结婚的。两人生有6名儿子与6名女儿。珀西瓦尔在1812年逝世后,他的妻子守寡达三十年。

珀西瓦尔的哥哥阿登勋爵(Lord Arden)曾在小皮特的政府供职,连带他也开始受到政界的注意。在1795年,他被推荐为爱尔兰总督的首席秘书,但珀西瓦尔没有打算从政而拒绝了这份差事。可是到了1796年,由于他未能继承家族的遗产,他接受了提名参选代表北安普敦郡的下议院席位,并成功当选。同年,他又获委任为御用大律师。在下议院,珀西瓦尔对查尔斯·詹姆士·福克斯(Charles James Fox)和政改方案作出了措辞强硬的猛烈批评,因而得到了小皮特的青睐,并考虑让珀西瓦尔成为他的继任人选。在1798年,他成为了军械署的事务律师。

当爱尔兰被正式并入大不列颠王国后,小皮特的政府因天主教得到解放一事而垮台。然而,珀西瓦尔一向反对天主教,因此对小皮特的下台未有表示同情,并且在1801年获引荐到阿丁顿的政府出任副检察长(Solicitor General),随后于1802年晋升为检察总长(Attorney General)。但是,珀西瓦尔与阿丁顿的政见并不一致,而且在外交事务上的分歧也相当大,所以他在法律事务上没有作太多的发言,并常常以责骂的语气替政府辩护。后来,小皮特在1804年重新担任首相,珀西瓦尔获得留任。在任内,他怂恿对激进分子提出起诉,又对有关流放罪犯到澳洲的法例进行改革。小皮特在1806年1月逝世,在丧礼上,珀西瓦尔是其中一位佩带徽章的人士,反映他的地位日益重要。

小皮特逝世后,辉格党的格伦维尔勋爵组成了所谓"贤能内阁"(Ministry of All the Talents)的联合内阁,不过由于有福克斯的加入,所以珀西瓦尔成为了新政府的反对者,并发表不少有力的演说,抨击"贤能内阁"。其中,珀西瓦尔对"贤能内阁"向爱尔兰天主教让步所作的强烈批评,更成为格伦维尔勋爵政府垮台的一大原因。

在1806年,威尔士王妃因为涉嫌通奸而召开了听证会,珀西瓦尔作为她的首席法律顾问,虽然无法避免她被裁定作出"下流和缺乏教养的表现"(grossly indelicate conduct),但他最后仍成功使威尔斯王妃和乔治三世和解。

1807年3月,"贤能内阁"垮台,波特兰公爵与资深的托利党党员组成了一个不太稳固的联合内阁,而珀西瓦尔则在新内阁出任财相、兰卡斯特公爵领地总裁(Chancellor of the Duchy of Lancaster)及下议院领袖(Leader of the House of Commons)。但事实上,波特兰公爵年事已高,身体状况又不佳,故此他只是一位有名无实的首相,珀西瓦尔才是真正的领导者,他甚至早已经搬到唐宁街10号居住,并在1807年度的国会开幕典礼,替乔治三世撰写演讲辞。

当时拿破仑已征服了欧洲大部份地方,并开始对英国实施大陆封锁政策,迫使丹麦等国就范,停止与英国的贸易往来,企图对英国进行禁运和制裁。英国虽然已陷于外交孤立,但珀西瓦尔为了作出应对,除了先发制人地袭击丹麦舰艇,爆发哥本哈根海战外,又在1807年草拟了枢密令(Orders in Council),禁止中立国向拿破仑及其盟友进行贸易,以向丹麦对法国的投降进行报复。这份枢密令在同年11月11日提到国会,引发了激烈的辩论,但仍然在1808年3月11日通过。至于在1808年的2月,珀西瓦尔发表了财政预算案,战争支出高达£4千9百万英镑,但用作填补开支的军饷、税金和奖券收益却大约只有£2千35万镑,结果政府要向外借款£8百万镑。

国内事务上,约克公爵的情妇,被揭发利用公爵在军队的统帅地位和薪金,私自卖官鬻爵,事件于1809年3月9日在国会进行了三天辩论,而珀西瓦尔本人主张撤去约克公爵的军队统帅头衔,并在下议院发表了长达三小时的演说,抨击约克公爵,结果约克公爵在数日后自动辞去军队统帅一职。另外,他支持了国内的威廉·威伯福斯(William Wilberforce),通过法案,成功废除了奴隶贸易。

可是,这时的珀西瓦尔却因为盲目地反对天主教,又反对对美劳斯学院(Maynooth College)发放政府资助,使政府与反对党陷入了严重的分歧和持续的争吵。此外,珀西瓦尔与乔治·坎宁(George Canning)又为了争取成为下任首相而关系恶化,到了1809年8月,波特兰公爵中风,更加快他们对首相职位的争夺,最后,在卡斯尔雷子爵(Viscount Castlereagh)支持下,珀西瓦尔成功接替波特兰公爵,出任英国首相。

首相死亡

珀西瓦尔在1809年10月获委任为首相,乔治三世曾赞扬到他是"我见过最爽直的人"(the most straightforward man I have even known)。可是,由于没有得到乔治·坎宁的支持,使珀西瓦尔在组阁上出现了很大的困难,而他的内阁在后世也以缺乏重要和资深的政客著称。例如,他曾邀请了六人出任财政大臣一职,但都遭到拒绝,结果要由自己兼任。他上任之时,英国经济正陷于低谷,不少人认为他的任期不会很长,因此,不论是外交事务,抑或是经济事务,珀西瓦尔的政府时常在下议院受到非难,使很多议案未能获得通过(但英国的经济始终在他的任内重新有复苏的迹象,他的政府也没有垮台)。至于有关选举改革的事务,他仍旧坚拒作任何让步。

对法国长久的战争是反对党批评新政府的另一大焦点,珀西瓦尔为此于1810年1月23日,即新一届国会开幕后不久,发表了长篇演说,为开战作出了有力的辩护。但是三日后,反对党转移对瓦尔赫伦长征(Walcheren Expedition)的大败作出批评,结果反对党以195票对186票之数击倒珀西瓦尔,召开听证会。期间,在1月28日,再多三个师被敌方逐个击败,而这些师更是珀西瓦尔的好友所统领,这使他的声望进一步受打击。到了3月31日,关于瓦尔赫伦长征的调查报告正式发表,英军的其中四个师也同时在战争中险胜,但政府仍备受压力,而军械总局局长查塔姆勋爵(Lord Chatham)也决定了请辞。然而,虽然珀西瓦尔的政府濒临崩溃,但由于反对党拒绝加入内阁,组成联合内阁,使他的政府不至于垮台。

踏入1810年尾,国王乔治三世的精神状况再次出现毛病,而且情况日益恶化,在当年12月19日,珀西瓦尔通知威尔士亲王,即将在国会提出《摄政法》,让他代理国王的职务,但他的权力将会大大地受到限制。威尔士亲王知道后感到很愤怒,并计划联同反对派阻止议案通过,但是《摄政法》依然在1811年2月4日得到通过。珀西瓦尔在当初感到自己陷入了困境,担心新当上摄政王的威尔士亲王会支持辉格党解散他的政府,但法案通过以后,他便感到放心得多,而且更拒绝了摄政王的建议,让其他人加入内阁。期后,乔治三世的病况有初部改善的迹象,于是摄政王确认珀西瓦尔将仍旧出任首相。但是乔治三世的精神在不久以后便又陷入了完全错乱崩溃的状态。

到了1811年7月,持续的对外战争使国内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,但珀西瓦尔把纸币列入法定货币,使财政危机得到化解。然而,摄政王在此时却提出要求政府增加他的生活费,用作偿还他的一大笔债务,这样使摄政王和政府陷入了僵局,最后,珀西瓦尔游说摄政王,希望他接受一份皇室花费表(Civil List),而该表会列明政府资助皇室的每一样事项。虽然总金额比摄政王的预期少,但摄政王仍然决定接受,这种机制更一直沿袭至今。

珀西瓦尔的内阁在1812年初出现了变动,政府因不少内阁成员的离开而受到打击。在1月17日,一向支持摄政王的韦尔斯利勋爵(Lord Wellesley)辞去了外相一职,在1月31日,查理斯·菲力浦·约克(Charles Yorke)又以健康理由辞去第一海军大臣的职务,实质却是暗地里却转而投靠了摄政王。结果,珀西瓦尔在2月7日与摄政王进行面谈,商讨是否与反对派组成联合内阁,但会谈后,反对派仍认为珀西瓦尔是首相的最佳人选。另外,在半岛战争期间,珀西瓦尔对战况十分关注,并常常对有关英军将要落败的言论,加以反驳。

珀西瓦尔在1807年颁布用作限制贸易的枢密令,到了1811年的冬天渐渐变得不受欢迎,期间更爆发了卢德分子(Luddite)发起的暴动,到处捣毁工厂机械。结果珀西瓦尔不得不在下议院召开听证会解决。不幸地,在1812年5月11日,珀西瓦尔在前往出席听证会的途中,于下议院的大堂遭一名叫约翰·贝林罕的商人开枪伏击,珀西瓦尔的心脏被子弹穿过而毙命。事后,该名枪手声称早前曾在俄罗斯被软禁,回国后向政府索偿不遂,愤而刺杀首相。

珀西瓦尔的遗体安放在唐宁街10号停灵五日,供亲人凭吊;下议院亦于枪杀案发生后的第二日,通过对珀西瓦尔的遗孀及子女发放恩恤金。他的遗体随后在1812年5月16日落葬在伦敦东南部,查尔顿的圣路加教堂。